您现在的位置:新疆国学>> 国学资讯>> 新疆>>正文内容
一名驻村干部和四个农家孩子

    一个和四个看起来是一组简单的数字,可数字的背后却是一连串发生在“访惠聚”工作队和“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的真实故事。“一个”是指我,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参加过“访惠聚”驻村工作和“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干部。“四个”是指皮山县乔达乡的四位农家子弟,他们现在已经都走出了皮山,在乌鲁木齐、昌吉上学和务工了。

  阿不都热西提:村里第一个汽车修理工

  眼前的阿不都热西提,上身是吸引人眼球的红色运动装,下身是年轻人喜欢穿的牛仔裤。时尚的发型、时髦的打扮,让这个来自南疆农村的小伙子活力四射。2017 年6月,他从新疆供销技工学校汽车维修专业毕业后被新疆汇展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谭波一眼看中,成了皮山县乔达乡巴什布拉克村第一名汽车修理工。从农家子弟到首府的一名汽车修理工,这对阿不都热西提来说无疑是一个跨越。

  2014年6月,初中毕业的阿不都热西提开始帮父母干农活,个头不高,身体单薄的他眼看就成了一个在土里刨食的农民。已经在村里工作三个多月的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驻村工作队的队员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自治区的教育惠民好政策改变了阿不都热西提的命运。政策规定:南疆四地州的初中毕业生,免试升入自治区的中专技校,免学费、住宿费。和田地区对在乌鲁木齐上学的中专技校学生,每月补贴350元伙食费,每年给2000元的助学金。就这样,眼看当农民的阿不都热西提在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2014年9月,走进了新疆供销技工学校的大门。

  从贫困落后的南疆农村,一下子到了繁华的首府;一句国家通用语言不会讲的阿不都热西提晕了。学校里,他说的话别人听不懂,别人说的他也听不懂。一周以后,他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妈妈,我要回家!学校吃不饱饭,比我大的学生还打我。”本来从未出过皮山县的儿子出了远门,妈妈帕太姆就像身上掉了一块肉,再加上村里也有个别人风言风语“鸡窝里飞不出金凤凰”,阿不都热西提的哭诉,更加让她担心了。她哭着敲开了工作队的门,闹着要把儿子接回来。

  “吃不饱,受欺负”,这不可能!工作队的领导很快拨通了学校的电话,校方一听此事笑了:这是出远门的孩子惯用的一招,为了回到妈妈身边,他们用善意的谎言直击妈妈的软肋;一个月以后等孩子熟悉了校园环境就会好的。

  一个月后,阿不都热西提渐渐熟悉了校园生活,每天抓饭、拌面轮着吃,喝水有开水,洗澡有热水,天天学习新东西。他再也不想家了。两年的中专,让阿不都热西提脱胎换骨。“读书改变命运”在他身上成了现实。2018年2月结亲周,我两次住在了帕太姆家,现在她最自豪的孩子就是儿子阿不都热西提。

  穆合塔尔:乡里第一个学医的大学生

  和穆合塔尔认识是四年前的事情。2014年7月的一天,我们入户走在巴什布拉克村四小队鱼塘芦苇荡的一条土路上,对面走来了一个身着校服的高中生,用一口流利的国家通用语言和我们打招呼。来驻村工作四个月了,还没有见到一个能用国家通用语言与我们交流的村民。仔细一问,才知道他叫穆合塔尔,是四小队农民麦合木提的二儿子,在皮山一中上高一,周末回家看父母。穆合塔尔是个有志向的好学生。我们边走边聊,来到了他父母家。父亲麦合木提是巴什布拉克村的致富带头人。富起来的他开始重视教育,在汉族亲戚余九利的帮助下,把女儿美哈古丽送到了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习幼儿教育专业。又让二儿子穆合塔尔上了皮山一中,目标是考上比姐姐更好的大学。二儿子的到来使我们与麦合木提有了话题,我们一起帮助他分析儿子上什么学,学什么专业,怎么度过高中三年,又讲了党的教育惠民好政策。从此我和穆合塔尔也有了热线,入户到他父母家,交流最多的是孩子上大学的事。

  2016年9月,穆合塔尔的好消息来了,他考上了新疆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学院临床医学专业。

  阿不都哈巴尔:未来的新闻记者

  阿不都哈巴尔是巴什布拉克村泥瓦匠阿不力孜的大儿子。2017年6月,阿不都哈巴尔高中升学考试差了两分,非常沮丧地待在家里。爸爸阿不力孜有干不完的活,顾不上他,妈妈也不知所措。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在乌鲁木齐上班了的阿不都热西提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一听,孩子不上学怎么行。立即与新疆广电学校副校长张敏联系,张敏这些年一直奔波在南疆招生,对和田农家子弟上学的事非常上心。她熟门熟路,很快将入学登记表发到了驻村工作队。党的教育惠民好政策,工作队的全力帮助,使阿不都哈巴尔很快登上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来到位于乌鲁木齐市团结路向阳坡的新疆广播电视学校,学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专业。

  2018年寒假期间,阿不都哈巴尔回家度假,短短四个月的学校生活,让他变了样,熟练的计算机应用技术,简单的国家通用语言交流,使他很快成了村委会的香饽饽。看到儿子四个月的变化,阿不力孜有些眼馋:他说孩子赶上了好时代,我说孩子走进了新时代。

  阿卜力皮孜:村里未来的园林工程师

  2017年9月下旬,我们根据下沉工作安排,入住乔达乡阿亚格乔达村。我们在入户走访中发现了因为交不起学费而回到家中的阿卜力皮孜。阿卜力皮孜走的时候,村里好不容易出了个大学生,乡亲们都去送,一家人很有面子。回来的时候他只能用“专业不好,明年重考”来搪塞乡亲们。

  绝不能让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上不起学。我拿起电话,请昌吉市文明办李波主任帮助协调此事。李波很快与学院联系,阿卜力皮孜的学籍还在,校方也正着急找他。得知他的情况后,很快给他办了减免学费的手续,并要求他务必在2017年10月8日前报到。一场助学爱心接力开始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驻皮山县乔达乡阿亚格乔达村工作队郭绍文书记当即表态:承担他去乌鲁木齐的路费,校方答应启动贫困学生绿色通道,我给了他两个月的生活费,10月8日,工作队的车把他送到了皮山火车站。

  寒假很快到了,我与阿卜力皮孜通话:不回家了,在昌吉打工怎么样?孩子毕竟小,还是想回去看妈妈和弟弟妹妹。我说:冬天回去没有农活干,还不如去昌吉打工挣钱,想到家中的困难阿卜力皮孜答应寒假打工。昌吉市文明办的同志很快领他办好了健康证,并介绍他到昌吉市的一个大餐厅打工。

  今年春节前,我和爱人一起去看他。此时的阿卜力皮孜又白又胖,可以用简单的国家通用语言交流。爱人给他点了烤羊肉,他说在店里的工作主要就是烤肉,每天都吃烤肉。中午正是吃饭的高峰,他的烤肉摊很忙,半小时的交流使我感受到了他的成长和成熟。

  2018年2月22日,我住在巴什布拉克村亲戚家,阿卜力皮孜的妈妈带着弟弟妹妹来看我。去年我们办这些事的时候,她在阿拉尔的兵团团场拾棉花,没有见过面。她带着自家的核桃红枣和巴扎买的香蕉,一进门就把“热合买提”挂在嘴上。阿卜力皮孜的示范效应首先在他们家发酵。阿卜力皮孜的弟弟告诉我,一定好好学习,长大以后要像哥哥一样去上大学。

  在南疆农村,如果一个贫困家庭走出一个大学生,不仅本人能改变命运,而且整个家庭都能改变命运。

  “一名驻村干部和四个农家孩子”的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作为一名新疆的机关干部,我深深地感到:我们只要带着感情用心住在亲戚家,只要用好国家的扶贫政策和自治区的“九大惠民”好政策,就能给村里的乡亲们办许多改变贫困面貌的好事、实事,就能春风化雨,争取人心,让南疆农民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就能积少成多、积小胜为大胜,在推进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中创造“小的伟大”。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友情链接